当前位置:ppbaby.com财经“千万不要去医院”背后:如新在灌输什么?
“千万不要去医院”背后:如新在灌输什么?
2022-09-08

直销行业的波澜还在持续,继权健、华林、无限极之后,如新成为了第四家“出事”的直销企业。

3月2日,苏伟(化名)的妻子林丽(化名)因为肺部严重感染抢救无效死亡。对于妻子的离世,苏伟认为如新及其业务人员难逃其责。“他们不断向我爱人灌输‘千万不要去医院’的说辞,最终导致我爱人错失最佳的治疗时机。”苏伟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说道,“在他们口中,如新的产品无所不能,包治百病,但我爱人出事以后,这些人却烟消云散,连句‘节哀’的话也没说过。”

“千万不要去医院”

“千万不要去医院。”苏伟认为这句话是导致妻子林丽去世的罪魁祸首,而向林丽灌输这句话的正是如新的“导师”们,同时也是林丽的上线。根据苏伟的回忆,在林丽出事之后,这些所谓的“导师”便将林丽的微信踢出了他们团队微信群,有林丽的朋友向“导师”们理论,“导师”扔下了一句“这是诽谤”后便失去了联系。

“妻子去世后,所有的亲朋好友都来悼念,而这些所谓的‘导师’和‘密友’在出事以后,不但没有任何的表示,还过河拆桥,说我们家属诽谤他们。这些人平时都是大爱、奉献之类的话,到了现在连句‘节哀’都没说过,这是我们最为愤怒的地方。”苏伟告诉记者。

根据苏伟回忆,林丽是在2016年通过朋友的介绍,偶然间参加了如新线下的讲课,而后便加入到了如新事业中,在两年多的时间内,林丽一直对如新的事业保持“打了鸡血”的状态,直到过世前的几天,林丽还坚持在朋友圈推销如新的产品。

林丽之所以对如新的“导师”们的话深信不疑,是缘自很早之前“导师”们的配方。苏伟告诉记者,在林丽加入到如新之后不久,林丽自己发了低烧,“导师们”用如新的产品给林丽配了一个“药方”,在林丽服用了“药方”后不久便退了烧,之后林丽对如新产品的功效便深信不疑。

苏伟告诉记者,他在整理妻子遗物和电脑资料时发现,在林丽的电脑中保存的如新的授课视频以及图书材料中,都反反复复提到了“不要去医院”之类的话,诸如“即使第一次去了医院,第二次也不要去”“有10%的病人是让医院治死的”等匪夷所思的话。林丽也确实听从“导师”的说法,两年多的时间内,林丽无论头疼脑热都坚持不去医院,甚至阻止给3岁的孩子打疫苗,因为林丽的“导师”告诉她,“疫苗都是毒药”。

根据林丽的家属们回忆,林丽是在春节假期之后,2月份中下旬开始出现轻度发烧的症状,在这期间林丽依然坚持服用“导师”推荐的G3果汁和如新的SPA按摩仪治疗。在2月26日,林丽跟随她的“导师”,也就是她的上线宋某去唐山“开拓市场”。随后,林丽的病情开始加重,返回北京后在家人坚持下,3月1日林丽前往医院治疗,随即林丽就被送进了ICU,紧接着医院下达了病危通知书。

3月2日0时30分,医生宣布林丽死亡。死亡原因为“严重肺部感染引发器官衰竭”。

“妻子去世前持续高烧不退,坚持使用如新的产品,导致她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时机。”苏伟说,在妻子前往唐山期间,自己也在外地出差,后来他赶回家中,在床头发现一袋已经使用过的卫生纸,上面全是血。

对于此次事件,如新(中国)方面向记者表示,目前公司正在内部调查,相关情况会届时对外公布。

是“导师”也是上线

苏伟向记者提供了妻子电脑中的“授课视频”,视频中的讲师正是林丽的上线宋老师,而这位宋老师身着白色大褂,随口说出“牛奶是垃圾食品”“21岁小伙身患胃癌使用产品三个月后,所有指标正常”“现代医学的发展已经背道而驰”之类的话。

苏伟告诉记者,视频中的授课地点正是位于北京秀水街的如新体验馆,林丽每周都会去这里学习,每次这里学习的人数都高达上百人。“有时候在北京周边地区有大型的活动,全国各地的销售都会参与,参加人数最少也有上千人。”苏伟说。

“她(林丽)在做如新这段时间内,虽然每天都很亢奋,但实际上没有挣到任何钱,两年多的时间,赔进去的钱大概有二三十万元。”苏伟告诉记者,宋老师要求林丽发展下线,但实际上林丽并没有发展什么下线。

“根据如新的制度,每月完成不到规定的业绩就要被降级,所以她(林丽)只能自掏腰包买产品,卖不出去就自己吃。这些年来,卖出去的货没多少,大部分都是她自己吃了,不但如此,她还要求亲朋好友一起吃,甚至给孩子吃。”苏伟说,“在林丽生病期间,更是变本加厉,大量服用这类产品,林丽坚信病没好只是吃的产品的量不够。”

无独有偶,有反传销人士告诉记者,此前也有消费者向其求助,曾将如新的产品信奉为“神药”,但使用后却拉肚子,如新的销售人员却告诉他属于调整期,让他继续服用。在听从了反传销人士的劝阻后,才停止食用,症状也就随之消失了。

对于所谓的“导师”坚持给参与者们洗脑,灌输“包治百病”理念的做法,一名曾经是某直销企业代理的行业人士告诉记者:“其实道理很简单,如果这就是一款普通的营养果汁,那么在参与者眼中,产品并不是特殊物品。但如果对受众加以不断的洗脑,给参与者灌输‘这是让你百毒不侵的产品’的思想,让被神化的直销产品变成了比一日三餐还重要的刚性消费品,这样就直接刺激到了产品的需求量,那么公司和销售员的业绩也就升高了。虚假宣传不可怕,可怕的是用虚假宣传的理念给受众洗脑,让其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时至今日,苏伟家中还有诸多妻子留下的如新产品。“之前妻子在世的时候,并没有在意这些东西,但现在整理起来才发现,家里存在的如新产品比自己想象中的要多得多。”苏伟说。

记者在查阅相关资料时注意到,2016年有消费者认为服用如新的减肥产品导致肾炎疾病病情的加重和反复,将如新公司告上法庭,最终法庭判决认为,已有证据表明原告的疾病与服用如新的产品并不存在直接的因果关系。但根据司法鉴定显示,如新的匀致胶囊铬含量超过国标11.6倍多,因被告如新公司存在过失行为,因而如新向被告支付补偿款2万元。

如新悔过了吗?

在此次事件曝光后,3月18日,如新方面发布声明称“对逝者表达最沉痛的悼念”,并表示:“立即采取调查措施,正积极与家属沟通联系。”但苏伟在接受采访时告诉记者,直到3月19日下午,如新方面才首次与苏伟进行了电话沟通,并希望与苏伟于3月20日见面。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如新在1984年成立于美国犹他州,1996年于纽交所上市。如新(中国)成立于1993年,2003年如新正式进入中国市场,在2006年获得直销牌照,成为了第三家获得直销牌照的企业。受本次事件影响,截至当地时间3月18日收盘,如新集团股价下跌超过6%。

根据如新的业绩披露显示,在2007年如新中华区的营业额不足2亿美元,到了2013年,如新中华区营业额已经超过了10亿美元,成为整个如新集团第一个营业额超过10亿美元的地区。

如新在中国地区的快速发展,是建立在违规经营基础之上的。2014年,《人民日报》连续发布三篇文章,即《揭跨国公司如新的宣传谎言》《再揭“如新”骗局:涉嫌传销、洗脑》《三揭“如新”骗局:在美国屡遭处罚》,揭露了如新在中国地区的涉传活动。

2014年,如新方面发布声明向公众道歉,称“我们真诚地为这些不幸和未经授权的行为道歉”,并希望社会各界及媒体给予纠错的机会。此外,如新方面还表示将暂停推广会议和直销人员的招募,为集中资源对销售人员相关法律法规的教育培训,将暂停所有业务推广会议,并同时暂停接受任何新销售人员及直销员的申请。

据此前人民日报《再揭“如新”骗局:涉嫌传销、洗脑》一文显示,如新根据产品销售数量和发展下线人数,将直销商分为从“见习”到“寰宇领袖”,共7级。在保证自身营业额不低于每月1万元的情况下,直销商每新发展4位直接的“下线”则晋升一级。直销商的收入由自身的销售提成和“下线”营业额的提成两部分组成,后者是高层级直销商收入的主要来源。“寰宇领袖”可拿到最多6层“下级”营业额的提成,其直接发展的“下线”需达到16人以上。

2016年,如新中华地区总裁范家辉离职。范家辉自2007年开始,就担任中华地区总裁一职。在范家辉离职之时,如新并未走出“三批如新”事件的影响,中华区业绩持续低迷。但继任者郑重在接任中华区总裁之后,迅速扭转了中华区业绩低迷的态势,根据如新最新发布的公告显示,在2018财年,大中华地区的营业额达到10.7亿美元,同比增长21%,其中中国大陆地区占到8.87亿美元,同比增长24%。

行业人士告诉记者,虽然《人民日报》的批评抑制了如新的发展势头,但如新经营模式和制度从未有过改变。“如新仅仅是暂停了各类大型活动和宣传,以及业务员的培训和发展,但模式还是那个模式,发展下线、给经销商较高的压力,要求经销商自掏腰包购买产品从未改变过。”而目前,正如苏伟所言,发展下线、开拓市场仍旧是如新业务人员的头等任务。

各种精美短文、往刊读者文摘、故事会、意林等……请访问文摘阅读板块,